洛艺尘_开始自闭

这个主页里全是垃圾。

因为我就是个垃圾。

光母及其作品死黑,这样还在写曦澄你可以觉得我三观不正,爱骂就骂吧,你骂我就拉黑。

佛系老洛,在线养老。

我说过我是学土木工程的8
这个专业以及大系的男女比例很让人绝望应该也是众所周知的8
然后今天我们系里迎新晚会
女生因为太过稀少
被扔到了舞台前的空地上,还特意给铺了红毯让坐着
坐在校领导前面
我的🐴鸭

【曦澄】相性一百问

【o到没有c,凑活着看吧。】
【两位宗主】
1:请问你的名字是?
澄:名澄字晚吟
涣:单名一个涣字,字曦臣

2:你的年龄是?
澄:三十有四
涣:长阿澄四岁
3:您的性别是?
澄:你看不出么?
涣:涣与阿澄的容貌可是让姑娘生了些许误会?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澄:不好。
涣:尚可。
5:对方的性格呢?
澄:【挑眉】...尚可。
涣:【笑眯眯】极好。
6: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澄:没记错的话是我五六岁的时候,云深不知处。
涣:阿澄说晚了几年,是我五六岁时,在莲花坞。
澄:有这事?为何我不记得?
涣:你那时还不记事。【转头看向你】 我二人皆为宗子,年少时少不得随父辈相互拜访,实在是记不太清,还望姑娘海涵。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澄:按他说的日子估计就只有一团白。
涣:若是论阿澄说的日子呢?
澄:...一团好看的白。
涣:...对阿澄的话,大概是软乎乎的一小个吧
8:喜欢对方哪一点?
澄:...【憋气】无甚,左右是他。
涣:任何。
9:讨厌对方哪一点?
澄:并无。
涣:自然没有。
10: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
澄:...何为相性?
你:大概就是二位之间是否容易相处融洽。
澄:尚可。
涣:极好。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澄:蓝涣。
涣:阿澄。
12: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澄:无甚想法。
涣:这样便好【笑】。
13: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澄:兔子。
涣:大概是狼。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澄:...没想过。
涣:...并未想过。
15: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澄:没有。
涣:没有。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澄:...没有。
涣:【笑眯眯】没有。
17:您的癖好是?
澄:...想不出什么来。
涣:癖好...好像没什么【笑】我二人平日宗务缠身,实在是无甚精力去想这些。
18:对方的癖好是?
澄:逗兔子。
涣:阿澄好像挺容易发呆的。
19: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澄:...大约是不注意身子。
涣:【歪头看江澄】 阿澄不也一样么?
20:对方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澄:这和上面的问题有何区别?
涣:无甚区别,【看你】还请姑娘继续。
21: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
澄:...共度余生。
涣:白首不离。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澄:莲花坞?【看蓝涣】
涣:是。【笑】
23: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澄:...尚可,有些局促。
涣:阿澄说的没错。
24: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澄:恋人?
涣:谈婚论嫁。
澄:太早了些吧。
涣:阿澄当时没抱这般心思?
澄:...算了。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澄:莲花坞和云深不知处。
涣:就这两处,平日里实在是没什么功夫。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澄:去找他。
涣:去找他。
27: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澄:告白了么?
涣:没有。【笑】我记得当日是阿澄吃了些酒,有些晕乎,也给我壮了些胆,之后便...
澄:【打断】自己记得就好。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澄:...生同裘,死同穴。
涣:此生不离。
29:那么,你爱对方吗?
澄:...爱。
涣:【笑眯眯攥住江澄的手】爱。
30:如果约会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澄:他不会。
涣:去找。
31:认为你的情敌是?
澄:【挑眉】泽芜君世家公子榜榜首,年轻时自是不少,现在,【笑】没几个能撑到现在的吧。
涣:没有。
32: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澄:我又不需拿捏他,要辄作甚。
涣:阿澄说的是。
33: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澄:他不会。
涣:他不会。【笑】阿澄自是看不上旁人的。
34: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澄:我说了他不会。
涣:【正色】姑娘这些问题未免有些过分,还请继续下面吧。
35: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
澄:差不多。
涣:眼睛。
36: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
澄:...旁的人看不见的所有表情。
涣:佯怒时吧。
37: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澄:...亲吻。
涣:亲吻吧。
38: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澄:...有过,不擅长。
涣:是有的,【略无奈,笑】我是真的做不来这个。
39: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澄:...任何。
涣:任何时候。
40:曾经吵过架吗?
澄:吵过。
涣:吵过。
41: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呢?
澄:基本上都是关于身体。
涣:【点头】大概都是。
42:之后如何和好呢?
澄:见面就和好。
涣:【笑】宗务繁忙,我二人一月能见一次已实属不易,自然是见面就和好。
43: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澄:嗯。
涣:永世不离。
44: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
澄:...任何时候。
涣:任何时候【笑】。
45: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在爱我了……?
澄:没有。
涣:没有。  
46:你爱情的表现方式是?
澄:没什么方式,一辈子就他了。
涣:【笑】还有下辈子。
47:两人之间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
澄:曾经有,现在没了。
涣:与阿澄一样。
48: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澄:脾气吧,【嗤笑】你应也知道世人是如何评判我的脾性的。
涣:【攥住江澄手】阿澄不用在意那些。【转头看你】自卑感...约摸是行事方式吧...我一直做不到阿澄那般果决。

49: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澄:你都坐在这儿了,还用问这些?
涣:天下皆知。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澄:能。
涣:一定。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澄:【皱眉】什么意思?
涣:【摇头】不太清楚,【看你】姑娘可否解释一二?
你:【咳嗽】这问题有些唐突了,下一题罢。
52:为什么如此决定?
你:【翻页】继续过。
53: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澄:满意。
涣:满意。
54:初次H的地点是?
澄:什么意思?
涣:【皱眉】似乎是西洋文字...
你:...大约就是问,二位,第一次,嗯,交合之处...
澄:【皱眉】【转戒指】你再说一遍?
涣:【稍有不悦】 应是在莲花坞。
55:当时的感想是?
澄:【眉头紧皱】你到底在问些什么东西?
涣:【脸色不妙】姑娘此问是否有些不妥?
56: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澄:【面色阴沉】【指间电光闪烁】
涣:【正色】姑娘,恕某直言,若之后皆为此类问题,便到此为止罢。
你:【翻翻翻】...这...那便直接到最后一题罢。是小女子唐突,还望二位宗主海涵。
澄:【面色稍霁】无碍。

  ...............

100: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澄:愿与君相伴白首。
涣:永世不离。
  
【蓝医生和江老师】
1:请问你的名字是?
澄:我教了你三年??
涣:我的字似乎还没潦草到那样的水平?最好还是不要用固有印象看待任何职业【笑】。

2:你的年龄是?
澄:三十五
涣:三十九
3:您的性别是?
澄:【转头看蓝涣】 蓝涣你们医院精神科在哪儿?
涣:出门右拐下楼左拐第五个房间。
4:请问你的性格是怎样的?
澄:轴,暴躁,总之不太好,但是耐心还是有点。
涣:有点固执吧,但是耐心很足。
5:对方的性格呢?
澄:舍己为人【白眼】,除了这个其他的...挺好的【小声】【眼神瞥走】
涣:很细致,总之很好【笑】
6:两人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澄:十几年前了,火锅店。
涣:阿澄说的没错。

7: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澄:好人,比他弟弟顺眼。
涣:性子估计有点急。
澄:你怎么看出来的?
涣:你把辣椒弄进眼睛里了啊【笑】
8:喜欢对方哪一点?
澄:......没哪点。
涣:任何。【看江澄】我能不能用理解成就是喜欢我?
澄:150。
  
9:讨厌对方哪一点?
澄:舍己为人【白眼】其他的没什么毛病
涣:没什么讨厌的地方【笑】。
10:你觉得自己和对方相性好吗?
澄:还可以。
涣:很好。
11:您怎么称呼对方?
澄:蓝涣。
涣:阿澄。
12:希望对方怎么称呼你?
澄:没什么想法。
涣:这样就很好。
13:如果以动物比喻的话你觉得对方是?
澄:兔子。
涣:动物想不太出,觉得更像牧羊人。
澄:【看你,笑】曾经的小羊羔。
14:如果要送对方礼物你会选择?
澄:抱枕吧,他总胃疼。
你:【贼笑】等身的么?
澄:??什么??
涣:【憋笑】阿澄安定,【看你】我的话可能会送小动物吧。
15:自己想要什么礼物?
澄:没什么想要的。
涣:我也没什么。
16: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什么事情?
澄:不注意身体吧。
涣:【笑】一样 
17:您的癖好是?
澄:好像没什么。
涣:目前好像还没有发觉。
18:对方的癖好是?
澄:目前尚存的所有常用本子封皮上都有植物。
涣:嗳?我都没注意过【笑】。
涣:喜欢把所有的书和本子都包一层书皮,必须是牛皮纸的。
澄:这算职业习惯吧??
19: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澄:不注意身体吧。
涣:一样的。
20:对方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澄:和上面一样。
涣:【点头】
21:你们关系到什么程度?
澄:合法伴侣【笑】。
涣:【攥住江澄手,伸出来把戒指给你看】
2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澄:当年我住的出租屋里。
涣:【看江澄】我还以为前一天晚上的街道也算。
澄:【白眼】
23:那时两人的气氛怎么样?
澄:他在发烧,但是气氛微妙的还行。
涣:很好,除了有点反应不过来【笑】。
24: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澄:刚确立关系。
涣:【点头】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
澄:医院,公园。
涣:还有阿凌他们读的那所小学和游乐场。
澄:你这么一说好像还有建材市场??当时还没结婚。
涣:这么说来好像也是啊【笑】。
26: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澄:去医院等他下班然后两个人出去溜达溜达吧,他能正点下班的时候不多。
涣:争取早回家【略无奈,笑】。
27: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澄:他。
涣:我。
28:您有多喜欢对方?
澄:说不清楚。
涣:【笑】这个啊,说不清的。
29:那么,你爱对方吗?
澄:爱。
涣:爱。
30:如果约会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你会怎么办?
澄:等着,或者换个离得近的地方接着等。【看蓝涣】这种事当初还挺常见的。
涣:【无奈,笑】工作性质使然,当初迟到的一般都是我。
  
31:认为你的情敌是?
澄:看上他的肯定不少,能称得上情敌的应该没有。
涣:阿澄的学生似乎都是cp粉【笑】
32:对方做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辄?
澄:我又不干什么,要辄干嘛?
涣:没什么吧,一直什么事都是互相商量的。
33:如果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澄:他不会。
涣:阿澄不会。
34: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澄:你是自己去精神科还是我把你揍进外科。
涣:内科也可以【笑眯眯】。
35: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部分?
澄:都挺好。
涣:眼睛吧。
36:对方最性感的表情是?
澄:【看你】见过他除了微笑和面无表情之外的表情么。
你:【摇头】或者很少。
澄:【挑眉】所有你看不见的表情。
涣:佯怒的时候吧,还有刚睡醒的时候。
37:两人在一起时最让你感到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澄:亲吻吧。
涣:大概是亲吻。
38:你曾向对方撒过谎吗?你善于撒谎吗?
澄:有过。不擅长。
涣:有的。我是真的不擅长这种事。
39: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澄:日常吧。
涣:每时每刻。
40:曾经吵过架吗?
澄:有吧,挺少的,【看蓝涣】能和他吵起来还挺不容易的【笑】
涣:印象中应该是吵过的,不过近几年应该没有,我们一般都商量着来。
41:都是些什么样的吵架呢?
澄:记不太清了。
涣:没什么印象。
42:之后如何和好呢?
澄:自然而然就和好了吧。
涣:家里有小孩子很难长期吵架的【笑】。
43: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澄:如果有的话。
涣:如果有的话,乐意至极。
44:什么时候觉得自己被爱着呢?
澄:日常。
涣:每时每刻。
45:什么时候觉得也许他已经不在爱我了……?
澄:没有。
涣:没有。
46:你爱情的表现方式是?
澄:不清楚。
涣:日常生活?【笑】我们答了好多个日常了。
47:两人之间有相互隐瞒的事情吗?
澄:【思索】没有吧。
涣:好像一直都是直接说开的。
48:你的自卑感来源于?
澄:为什么要自卑?
涣:我们是最适合彼此的,无需自卑。
49: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机密?
澄:没刻意去瞒着,但是也没广而告之。
涣:亲朋好友之类的都是知道的。
50:你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澄:能。
涣:能。
51: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澄:【白眼】
涣:【憋笑指你手里填好的问卷名字】
52:为什么如此决定?
澄:【咳】忘了。
涣:真的不记得了,【笑】十几年了。
53:对现在的状况满意吗?
澄:满意。
涣:很满意。
54:初次H的地点是?
澄:你这问卷上到底都什么问题???
涣:...嗯...当初我住的那间出租屋里
55:当时的感想是?
澄:???你到底还有多少类似的问题???
你:【抱头】澄哥你就帮帮忙哇我要做课题研究的!
涣:【咳】挺好的。【看天】
澄:【白眼】
56:当时对方的样子如何呢?
澄:...我帮你另找一对儿去问可以么???
涣:【看江澄】阿澄说大哥他们?
你:【嚎叫】澄哥咱都进行一半了啊啊啊!!救我狗命吧!!
57:初夜的早上,你的第一句话是?
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是哪儿?”
涣:那我的话应该是“这是我家。”
58:每星期H的次数是?
澄:【起身】我去抽支烟。
你:???澄哥你抽烟的么???
涣:【对你摆摆手,笑】
59:你觉得理想的情况下,每星期几次最好?
涣:两次吧
60:那是怎么样的H?
涣:...正常的。
61: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涣:脖子,不过不是那种意义上的敏感...我怕痒。
62:对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涣:腰。
63:如果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是?
涣:莫名的想到“此时无声胜有声。”
64:坦白的说,你喜欢H吗?
涣:还好。
65: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是?
涣:卧室。
66:你想尝试的场所是?
涣:可以试试浴室?
67:冲澡是在H之前还是H之后?
涣:之前之后都会有。
68:H时两人有什么约定吗?
涣:没有。
69:你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行为吗?
涣:没有,他也没有。
70:对于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你是持赞同还是反对呢?
澄:【走进来坐下】到哪儿了?【问清之后】...我再去抽一支...
涣:【拽住】反对。
澄:【被迫坐下】反对。
71: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你会怎么做?
澄:???你觉得有人敢么???
涣:【呛到】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72:你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或是之后?
澄:...没有...
涣:没有。
73:如果好朋友对你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你会?
澄:精神科出门右拐下楼左拐第五个房间。
涣:可以帮忙预约一下精神科的专家号。
74:你觉得自己擅长H吗?
澄:...并不。
涣:...还好。
75:那么对方呢?
澄:...挺好的。
涣:...很好。
77:你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澄:【白眼】
涣:...【咳】隐忍吧。
78: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澄:不可以。
涣:不可以。
79:你对SM有兴趣吗?
澄:没有。
涣:没什么兴趣。
80:如果对方突然不再索求身体了,你会?
澄:很正常吧。
涣:挺正常的。
81:你对强奸怎么看?
澄:物理阉割或者化学阉割都可以。
涣:然后死刑。
82:H中比较痛苦的是?
澄:...好像没什么...
涣:年轻的时候大概是家里的孩子们【笑】。
83:在迄今为止H中,最令你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澄:...除了卧室床以外的地方吧。
涣:【笑眯眯点头】
84:曾有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澄:.........有【小小声】。
涣:有【笑眯眯】。
86:攻方有过强暴行为吗?
澄:没有。
涣:没有。
87;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澄:说了没有。
涣:下一题吧。
88:对您来说作为H的对象是理想的对象是?
澄:没想过。
涣:没想过这方面。
89:现在的对方符合你的理想吗?
澄:...符合。
涣:符合。
90: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澄:.........很少。
涣:【笑】我们可能跟不上年轻人的思维了。
91:你的第一次发生在几岁的时候?
澄:多大来着,二十二吧。
涣:没记错的话是二十六岁。
92: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澄:是。
涣:是。
93:喜欢被对方亲吻哪里?
澄:脸颊吧。
涣:嘴唇。
95:H中最能取悦对方的方法是?
澄:.........去抱他吧。
涣:亲吻吧。
96:H时你会想什么?
澄:没有想法。
涣:没什么想法。
97:一晚H的次数是?
澄:一次吧?
涣:一般是的,主要是看第二天的日程。
98:H的时候衣服是你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呢?
澄:...似乎都有。
涣:都有。
99:对于你而言H是?
澄:生活调剂吧。
涣:【点头】
100:最后,请对恋人说一句话吧!
澄:【咳】我爱你。
涣:【笑】我也爱你。

宿舍楼的厕所门口,长蘑菇了????

【曦澄】【三十题系】真.养老日常.第一章

  【是两个真.老头子的真.养老日常了】
  【是三十题设定下二十多年后的故事,但是科技水平之类的还是和现实世界一个设定...】
  【写东西就图一乐,随缘更新,懒得起题目】
  【本章时间线:老江同志退休第一天】
  【已经适应退休生活的老蓝同志x刚退休还没反应过来的老江同志】
  6:00A.M.
  颇为柔和的闹铃声准时响起,声音虽轻,叫醒眠浅的老人却也足够,江澄慢悠悠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放在床边的手机拿起来,关掉闹铃,习惯性地眯着眼睛仔细确认了一下时间,这才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洗漱。
  结果动作进行到一半就被身旁躺着的那位打断。
  “干什么?”江澄看着握在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好气又好笑,“我还上班呢...嗳不对...”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脑袋,“嗳,”他动了动被按住的手腕示意对方,略微挑了挑眉毛“我昨天刚退休是不是?”
  “是,而且今天礼拜日。”蓝涣的声音带着些微颤抖,明显是憋笑憋得,他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身旁江澄的枕头,“再睡会儿。”
  “得,”趁着热气还没散干净,江澄十分干脆地又缩回了被窝,“几点起?”
  “四十吧,”蓝涣伸手帮他拽了拽被子,“四十起,洗漱完了再带点点去散步顺便吃早饭。”
  “好。”门外适时传来狗爪子挠门的声音,名叫点点的大金毛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特意跑过来凑热闹,江澄本来想去给它开门,结果被窝里暖烘烘的又一点也不想动弹,干脆就选择性忽视。
  好在狗子的执念并没有多深,发现没人理它之后也不再纠结,啪嗒啪嗒地离开了门口,江澄仔细辨认了一下,觉得如果没听错的话它应该是跑回自己窝里卧着去了,十月份的北方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有着厚实皮毛的金毛大狗子也不愿忍受地板透来的凉意。
  说是再睡一会儿,其实俩人谁也没睡着,毕竟岁数到了,本来就觉少,折腾了一通就更睡不着了,江澄瘫在床上闭目养神,蓝涣和他贴的紧紧的,这人天生体温就比旁的人稍微低一点,年纪越大越明显,到夏天就是一天然空调,可能和性格有关系,江澄和他正好反着,无论春夏秋冬都处在散热模式,年轻的时候还总被睡一屋的发小抱怨一直冒热气,后来岁数大了火力没那么壮了也就好了点。
  俩人结婚是在夏天,刚搬到一张床上的时候,刚睡下本来各自都在各自的枕头上躺得好好的,结果半夜里热了江澄就自动往温度低的那边挪,到最后早上醒的时候永远是和蓝涣缠在一起的,有时候空调开低了,蓝涣也会自动往热源那边凑,而且这人可能是遗传基因问题,睡姿板板正正基本一动不动,就连挪也都是平移,醒的时候该是啥姿势还是啥姿势,只不过是从枕头中间掉到了两个枕头的缝里而已。这么互相挪了快一年,摸着规律的俩人干脆就把枕头换成了双人枕,终于解决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脖子疼这一世纪性问题。
  往被窝里又窝了会儿,差两分六点四十,江澄有点躺不住了,他拿胳膊肘拱了拱蓝涣,俩人起来收拾,蓝涣整理被子的功夫,江澄已经洗漱完出来了,活了大半辈子,除去年纪太小不记事儿以及结婚之后俩人偶尔假日腻在一块儿互相刮胡子之类的时候,他早晨洗漱就没超过三分钟,有时候甚至能顺便把头发也冲一下,不过后来这一项被蓝涣明令禁止了,怕着凉。
  收拾好了之后俩人打开卧室门,就看见洗金毛狗子哒哒哒哒哒地从靠近阳台地棉窝里跑过来,甩着大尾巴围着俩人又蹦跶又转悠,嗷嗷叫唤。
  “闭嘴,”江澄蹲下身子揉了一把狗头,指着它威胁道,“再叫没饭吃。”
  “嗷!”狗子显然把装傻充愣之技修炼的炉火纯青,冲着那根手指头撒娇似的百转千回地叫了一声,江澄差点给它气笑,抬手想拍它狗头,那边蓝涣便在大门口晃了晃手里的牵引绳,金属搭扣碰撞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卧房门口一人一狗的注意力,点点撒着欢扑了过去,江澄慢悠悠地站起来,也冲着他俩过去。
  “走吧。”蓝涣帮点点把绳子套好,把另一头递到江澄手里,自己伸手去拿一边鞋柜上放着的钥匙。
  “走,”江澄把门拧开,拽了拽绳子示意点点,“别跑,跟不上你。”
  
  ——TBC——
  【写老江同志早上洗头发那一段脑子里是家乡的土话,并且自己没有察觉出丝毫的不对,打字打了半天发现打不出来那几个字才反应过来...】
  【这是一个随缘更新的连载】
  
  

运动会。
男男男男男男男男我男男男男男男男
🙃🙃🙃

我从未想过到了大学我还会被数学作业逼到嗷嗷乱叫。
我为什么想不开选了这个专业,安生学个英语新闻之类的不好么...
啊,我死了。

我今天去圆通寄快递
阿姨看见我就说,上次是你寄了一堆东西吧
我说昂
阿姨:除了一个签收了其他不是不接电话就是接了电话说不是本人,全退回来了,你电话还留错了,往我这儿放了好久了!
我:...谢谢阿姨...
我他妈是跟寄东西有仇还是咋???记得一年前第一次抽奖没有一个人收到啊???更可怕的是还没有退回来的???
退回的这些暂时不会寄了,再寄我预算就超值到上天了...
随缘吧...上次寄东西花了我一百多大洋...可能会断断续续寄出...没收到的要是还想要就麻烦把电话号码再私我下谢谢...

好的假期进展到现在

赴了好几个不情不愿的局
没有任何完整的一整天在家里度过
没有写作业
没有写比赛征文
没有整理比赛用品
没有写我想写的养老日常
洛遁地真的想遁个地逃避现实了

Loki's Army.

沙雕lof为何总是一到晚上就卡的一批,想让我好好睡觉么

关于id
  @银飞船_(´∇`)
神经病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