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艺尘_开始自闭

这个主页里全是垃圾。

因为我就是个垃圾。

光母及其作品死黑,这样还在写曦澄你可以觉得我三观不正,爱骂就骂吧,你骂我就拉黑。

佛系老洛,在线养老。

【曦澄】【三十题系】真.养老日常.第一章

  【是两个真.老头子的真.养老日常了】
  【是三十题设定下二十多年后的故事,但是科技水平之类的还是和现实世界一个设定...】
  【写东西就图一乐,随缘更新,懒得起题目】
  【本章时间线:老江同志退休第一天】
  【已经适应退休生活的老蓝同志x刚退休还没反应过来的老江同志】
  6:00A.M.
  颇为柔和的闹铃声准时响起,声音虽轻,叫醒眠浅的老人却也足够,江澄慢悠悠地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把放在床边的手机拿起来,关掉闹铃,习惯性地眯着眼睛仔细确认了一下时间,这才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洗漱。
  结果动作进行到一半就被身旁躺着的那位打断。
  “干什么?”江澄看着握在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好气又好笑,“我还上班呢...嗳不对...”他用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脑袋,“嗳,”他动了动被按住的手腕示意对方,略微挑了挑眉毛“我昨天刚退休是不是?”
  “是,而且今天礼拜日。”蓝涣的声音带着些微颤抖,明显是憋笑憋得,他用另一只手拍了拍身旁江澄的枕头,“再睡会儿。”
  “得,”趁着热气还没散干净,江澄十分干脆地又缩回了被窝,“几点起?”
  “四十吧,”蓝涣伸手帮他拽了拽被子,“四十起,洗漱完了再带点点去散步顺便吃早饭。”
  “好。”门外适时传来狗爪子挠门的声音,名叫点点的大金毛似乎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特意跑过来凑热闹,江澄本来想去给它开门,结果被窝里暖烘烘的又一点也不想动弹,干脆就选择性忽视。
  好在狗子的执念并没有多深,发现没人理它之后也不再纠结,啪嗒啪嗒地离开了门口,江澄仔细辨认了一下,觉得如果没听错的话它应该是跑回自己窝里卧着去了,十月份的北方天气已经有些凉了,有着厚实皮毛的金毛大狗子也不愿忍受地板透来的凉意。
  说是再睡一会儿,其实俩人谁也没睡着,毕竟岁数到了,本来就觉少,折腾了一通就更睡不着了,江澄瘫在床上闭目养神,蓝涣和他贴的紧紧的,这人天生体温就比旁的人稍微低一点,年纪越大越明显,到夏天就是一天然空调,可能和性格有关系,江澄和他正好反着,无论春夏秋冬都处在散热模式,年轻的时候还总被睡一屋的发小抱怨一直冒热气,后来岁数大了火力没那么壮了也就好了点。
  俩人结婚是在夏天,刚搬到一张床上的时候,刚睡下本来各自都在各自的枕头上躺得好好的,结果半夜里热了江澄就自动往温度低的那边挪,到最后早上醒的时候永远是和蓝涣缠在一起的,有时候空调开低了,蓝涣也会自动往热源那边凑,而且这人可能是遗传基因问题,睡姿板板正正基本一动不动,就连挪也都是平移,醒的时候该是啥姿势还是啥姿势,只不过是从枕头中间掉到了两个枕头的缝里而已。这么互相挪了快一年,摸着规律的俩人干脆就把枕头换成了双人枕,终于解决了第二天早上起来脖子疼这一世纪性问题。
  往被窝里又窝了会儿,差两分六点四十,江澄有点躺不住了,他拿胳膊肘拱了拱蓝涣,俩人起来收拾,蓝涣整理被子的功夫,江澄已经洗漱完出来了,活了大半辈子,除去年纪太小不记事儿以及结婚之后俩人偶尔假日腻在一块儿互相刮胡子之类的时候,他早晨洗漱就没超过三分钟,有时候甚至能顺便把头发也冲一下,不过后来这一项被蓝涣明令禁止了,怕着凉。
  收拾好了之后俩人打开卧室门,就看见洗金毛狗子哒哒哒哒哒地从靠近阳台地棉窝里跑过来,甩着大尾巴围着俩人又蹦跶又转悠,嗷嗷叫唤。
  “闭嘴,”江澄蹲下身子揉了一把狗头,指着它威胁道,“再叫没饭吃。”
  “嗷!”狗子显然把装傻充愣之技修炼的炉火纯青,冲着那根手指头撒娇似的百转千回地叫了一声,江澄差点给它气笑,抬手想拍它狗头,那边蓝涣便在大门口晃了晃手里的牵引绳,金属搭扣碰撞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卧房门口一人一狗的注意力,点点撒着欢扑了过去,江澄慢悠悠地站起来,也冲着他俩过去。
  “走吧。”蓝涣帮点点把绳子套好,把另一头递到江澄手里,自己伸手去拿一边鞋柜上放着的钥匙。
  “走,”江澄把门拧开,拽了拽绳子示意点点,“别跑,跟不上你。”
  
  ——TBC——
  【写老江同志早上洗头发那一段脑子里是家乡的土话,并且自己没有察觉出丝毫的不对,打字打了半天发现打不出来那几个字才反应过来...】
  【这是一个随缘更新的连载】
  
  

评论(20)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