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艺尘_开始自闭

这个主页里全是垃圾。

因为我就是个垃圾。

光母及其作品死黑,这样还在写曦澄你可以觉得我三观不正,爱骂就骂吧,你骂我就拉黑。

佛系老洛,在线养老。

【曦澄】我觉得我怕是不能好了①

  【这是一个系列的小故事,全篇原创人物第一人称预警,ooc预警,作者脑子被门夹了预警,总之各种预警】
@银河_懒癌晚期 来验收了蠢驴】
  一、水逆星君和太岁爷那点儿破事
  00
  我好像遇上了点麻烦。
  01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我最近倒霉透顶,什么走路被石头绊然后五体投地啊,喝珍珠奶茶被珍珠卡到咳半死啊,粉爱豆结果爱豆被自家公司坑到体无完肤啊...总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倒霉倒霉倒霉。
  然后吧,那天就无意中得知,他妈的今年我这个属相冲太岁,顺便这个月还水逆。
  沃日,倒霉²那还得了?吓得我一个咸鱼打挺把啥屏保啊头像啊能换的全换成了水逆退散,空间微博拼老命转锦鲤。
  然后情况果然好转了呢!果真再也不被石头绊不被珍珠卡不为爱豆操心了呢!变成平地摔喝凉水塞牙缝然后疯狂为爱豆心碎了呢!
  I'm fine,真的,fuck you:)
  02
  结果这还没完。
  倒霉哈?负负得正都不懂你是不是傻?有本事接着叨咕水逆退散,老子明天让你喝凉水被假牙噎死。
  晚上,我的梦里,就这么出现了一个笑得咬牙切齿的紫衣小哥哥。
  不你说这人长这么好看这嘴怎么就这么毒呢???啊???
  我话还没说出来,那哥们儿就伸出一手指头往我脑门儿上使劲儿点了两下,哼了一声,一下子消失了。
  03
  我一觉睡到将近中午。
  迷迷糊糊从床上爬起来,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脑门儿——平的,完好无损,完全ojbk,在歪头看梳妆镜——没红没肿跟昨天晚上睡觉之前一个样儿。
  连个破梦都当真我怕是不能好了。
  我把自个儿摔回床里,摸出手机继续疯狂转我的水逆退散。
  然后。
  哐当。
  是的,你没想错。
  他,妈,的,手,机,砸,脑,门,儿,上,了,啊。
  我捂着脑门儿往梳妆镜里一看。
  哦豁,从指缝里漏出来的地方已经明显能看出红了,不偏不倚正好是那个毒舌小哥哥戳的地方。
  明人不说暗话,我开始方了。
  在我决定喝口水压压惊并差点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假牙噎死的时候,我真的方³了。
  04
  我说了半天负负得正,你还是不听,倒霉能怨谁?
  战战兢兢地过了一天,到了晚上,昨天那人,不,那种族不明确的哥们儿又出现在了我的梦里,身边还跟了个一身白衣的小哥哥,笑容温和,脸色却很苍白,听着那个紫衣小哥哥说话便一直注视着他,原谅我语文不好,我觉得那眼神只能用含情脉脉来形容。
  紫衣的小哥哥一直皱着眉头谴责我一天天嚎水逆退散的行为,顺便唾弃我的智商,时不时还向后瞥两眼那个白衣小哥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眼里的情绪大概是关心。
  “那啥...二位小哥哥...”莫名其妙似乎吃了半天狗粮,我终于憋不下去了,“我...”
  “你那是什么鬼称呼?”紫衣的小哥哥抱臂挑眉,“我有名字。”
  所以你倒是说啊????叫啥啊????
  “阿澄,你吓到她了,”白衣的那位颇有些忍俊不禁,拍了拍紫衣那位的肩膀,又冲我道,“他名唤江澄,你称他晚吟便可,至于我,姓蓝名涣,字曦臣。”
  “多谢曦臣兄,”我忙冲他点头,又可怜巴巴地转向那江晚吟,“晚吟大爷...小的该咋办,您吩咐!”
  “噗...”蓝涣一个没绷住直接笑了出来。
  “...”江澄眉头皱得更紧了,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总之赶紧把那什劳子的水逆退散都换掉,不然从明天开始你就等着一天胖十斤吧!”话音刚落,他便直接拽住了蓝涣手腕,一下子便消失了。
  ???我艹你这恶毒的人???
  我倒抽一口凉气,从梦中惊醒,险些背过气去。
  05
  心力交瘁的我选择一个电话嚎来了闺蜜。
  “你最好给我一个理由,”她顶着俩黑眼圈,面色不善地瞪着我,“能让我昨晚修仙修到凌晨三点然后今儿早晨不到七点就被你嚎过来而不打死你的理由。”
  于是我叽里咕噜地把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她听完之后愣了一下,然后开始翻包找刀。
  “我艹你大爷的这踏马都8102年了你就为个梦把你爸爸嚎过来????????不用你倒霉死了我踏马先结果了你啊???????”
  06
  “你要是真害怕,那干脆去庙里请个符消个太岁不就好了,俩一块儿没。”
  对哦。
  我居然没想到。
  我刚兴奋起来,准备附和她,然后突然便觉得一阵眩晕,紧接着便是眼前一黑。
  “你若敢去请符消太岁,涣拼上一身修为和这条性命,也断不会放过你。”蓝涣又一次出现在了我的意识里,他的脸色更苍白了,面上也完全没了上次那温润的笑容,只留下一片冷色。
  一瞬间,福至心灵,我犹豫着开口,
  “...你是水逆星君?”
  他一愣,却还是点了点头。
  “...江晚吟是太岁?”
  又是点头。
  好吧,我明白了。
  感情你俩这互相拯救顺带互相给对方报仇呢啊???妈妈神仙谈恋爱干嘛遭殃的是我们凡人啊???
  “江晚吟说负负得正,也就是说,只要你俩都在,我就没事,对吗?”
  “正是。”
  那为啥之前我也那么倒霉啊???被石头绊被珍珠卡为爱豆操碎心了解一下???
  “之前时候未到,涣气息常尚且不足,无法与阿澄完全中和,遂波及到你。”似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他面色稍霁,答道。
  “所以我只要不再作妖就没事对吧?”
  “是。”
  好的,完全ojbk。
  07
  从这之后我的生活陷入了一种诡秘的和谐。
  这俩神仙基本上每天都来我脑子里溜达那么一会儿,江澄负责嘲讽我,蓝涣负责给他顺毛(明明被嘲讽的是我???),我负责吃狗粮,如此相安无事。
  到这个月快结束的时候,我问蓝涣,江澄还得搁我这儿待半年,你就要走了,那我咋办?等着一天胖十斤吗?
  蓝涣只是笑笑,告诉我他会时常过来与阿澄气息交融,压制一二,不会出太大问题。
  我一直没明白是怎么个交融法,直到有一天我在我的梦里看到了把领子捂得严严实实却还是露出了一些可疑红痕的江澄。
  哇,恋爱的酸臭味。
  
  











如果热度不破十我是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弃坑了!【发出兴奋的咕咕声】

评论(10)

热度(79)